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文的火眼金睛与天罗地网

微信号zuowenba18阅读缓解焦虑,写作疏散抑郁,真正突破是调整脑神经细胞!

 
 
 

日志

 
 
关于我

天下英才立志书院秉承孟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思想,以弘扬传统文化,传播道德智慧,培育未来精英为宗旨,培养儿童阅读兴趣并爱上阅读,打好母语阅读的底子。 研究式作文学习导师李永强研究员为小升初学员提供博士课程选题,化讲李白、韩愈、范仲淹、苏轼、王安石等名家名篇,帮孩子形成独特文字个性与生活态度,靠近古代文豪的精神意境,从而为少年儿童植入未来博士成长基因,以阅读陶铸文心吐纳人生气象,以作文雕刻未来打造生命格局。 “感恩、宽容、忏悔、勤勉、乐观”是李家先祖传承下来的“人生兵法”,也是天下英才立志书院的校训。

【转载】张永军短篇小说:照片  

2012-07-13 19:30:41|  分类: 通心式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永军短篇小说:照片 //张永军/文

 

 

这个雨夹雪的周日真是糟透了。

我做好早饭,叫醒妹妹。妹妹揉着眼睛不起来,趴在被窝里吃玉米饼子就咸菜,然后接着睡。我着急出门无心理她,拎上饭盒去给爸爸送饭。在以往都是妈妈做饭,妈妈做的饭菜非常香甜。可是,妈妈死去两年了,我和妹妹没妈妈了,我十一岁,做了两年饭了。

家里只有一件雨衣,是爸爸单位上发的。爸爸是一名瓦匠,爸爸穿着雨衣上夜班去了。我披着一件爸爸的单衣,走在泥泞的街道上。时间太早,比平时上学时要早上一小时,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

在我走到工艺美术服务部的窗前时,我踩上了一样软软的东西。我已走了过去,再回过头去看,我知道我的眼睛一定闪光了。那是一个钱包,一个不常见的红色皮革制成的圆形钱包。我扑过去,我拣起来,我呼吸急促,我的脸发热,我向四周看,街上没有人。我跑到工艺美术服务部的窗下,蹲下来,几乎是将饭盒摔在台阶上,急切想知道钱包里的东西。

我的双手在发抖,真的,在发抖……

钱包里一定有许多钱。我想。

班长,你在干嘛?

这个柔细的声音冲入我的耳朵,惊了我一个冷战。急忙将钱包揣在怀里,用一只手按实,站起来,回转身,故意装出矜持的样子。但是我想笑,努力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因为我已经看到钱包里有一张大票子。

我大声说干什么你,娘娘腔?我在撒尿,你干什么偷看?

她白净的小脸涨红了,像是受到了我的侮辱,秀丽的大眼睛望着我,怯怯的,小声说你在撒谎,女孩才蹲着……

娘娘腔是我给取的绰号。她是从北京转到长白山脚下这座边陲山城的。她转到我们班才一个星期。她丢下了许多课,老师要我帮他补课才分到我同桌。

可是她不走开,我也不能走开。

我问这么一大早你干什么跑出来?

她却说你捂着的是什么呀?

我说什么也没有,又大声说要你管。

她避开我凶狠的目光,低下头嘟哝。我听到了,她说你拣到了我的钱包,一定拣到了。抬起头怯怯瞥我一眼,我在她的目光下惴惴不安,但是我毫不犹豫地说:没有,我没拣到钱包,你滚,再不,我揍你。

她向后退开一步,像是鼓足了勇气,柔弱的声音有点口吃。

她说今个早上去看望爸爸,钱包就丢在这条街上了,整条街只有你一个人在溜弯,你还给我呀!

我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钱包是你的,并拿出钱包在她眼前一晃,这句冲口而出的话加上我的动作让我后悔极了。

她的眼睛却亮了,她笑了,那笑容像百合花一下子开放在我的眼前,她跳了一下脚,并拍着一双白净的小手说:就是它,是我的,红色的呀!由于她的跳动头发上的雨水甩到了我的脸上,我感觉这雨水真凉。

这也不能证明钱包是你的,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发颤。那里可有一张大票子啊,爸爸一个月才能挣到三张多一点儿。

她笑着,非常自信地说,钱包里有十元一张的钱,这钱不重要可以给你,但是你得还我钱包,那里面还有一张照片,是我妈妈的照片。非常非常宝贵的,比多少钱都重要,成么?

我非常尴尬,非常窘迫和狼狈,悻悻的把钱包还给她,拎起饭盒转身就走,她突然拉住我说班长,我今个说话算数的呀,给。

那张大票子直递到我鼻子底下。

我的脸又发热了,我却大吼滚你妈的,老子不要你的臭钱。

她愣愣地看着我,目光黯淡下来,眼泪在眼中滚动,垂下了长长的睫毛。

我看着她走远了,我也流泪了,却不大清楚是为什么?

真他妈的没出息,这是爸爸常骂我的话,我的眼前模糊了,她的背影消失了。我感到有个目光在注视我,这个感觉来得突然,它使我烦乱,我用手背擦去使眼睛模糊的泪水,我向后看,没看到人。可是,明明白白有一股目光在吸引我,我四处寻找这股使我烦乱的目光,我吃惊地看到,这股目光来至工艺美术服务部的广告窗中。透过防护栏,我看到窗子的上方悬挂着一幅画,当时我并不知道那是静物装饰画。那股目光就是这幅画上的女人发出的。我直愣愣望着这幅画,这幅画吸引我的不是画面女人的美丽、高雅,而是那神奇的目光和那忧伤的神情。

这道目光直溜溜射入我的心里,使我突然生出渴望,勾起了我对妈妈的怀念。我记得在妈妈病危时,我握着妈妈的手,妈妈望着我的目光就是这样关切、这样忧伤、这样无奈、这样酸楚。

我的泪水冲出眼眶,啊!妈妈!你是妈妈,我叫你妈妈。

我的心里充满了对妈妈的思念。

爸爸边吃饭边絮絮叨叨地盘问我的眼圈怎么红了,为什么事哭,是不是和人打架了?然后又说一堆只会说不会做的大道理。是的,爸爸变了。一向脾气暴躁做事干脆的爸爸从妈妈死后变了,变得絮叨了,像是老太婆,而且吃饭也慢下来,嘴角时常掉饼渣,说话时喷唾沫星儿。

得了!我大吼,我不知道我怎么对爸爸吼叫。

我吼我想妈妈!

我跳起来跑出了工棚,可是,我分明看到了爸爸忧伤无奈的神色。

 

上学了。整个的一天,我没理睬一而再向我讨好的娘娘腔,上自习的时候我向她吼:操,你再偷偷抄我的作业我揍你。这句话让我开心极了,尤其是“操”这个字,那是爸爸经常说的。

她愣愣地看着我,把我的作业本向我这边推过来,垂下了头,小声哭泣,泪珠一滴一滴的向下落,班上的同学都看着我和她,我后悔了,像在家里偶尔骂过妹妹又后悔一样。

我小声说不要哭,我错了,我帮你补课,好不好?

她不理我,不抬头,却说对不起,如果不是妈妈的照片我绝对不会和你要回钱包的呀!

我说算了。真像是她对不起我似的。

我说讲讲你的妈妈,为什么你天天揣着你妈妈的照片。

她说嗯,我讲,等今个放学吧,成么?

我和她和好了,是真正的和好了。

原来她的妈妈也是生病死去了。我们两个是同命相怜,我再也不叫她娘娘腔而叫她的名字——白梅。不过她比我要好得多。不是因为她爸爸是工程师,而我爸爸是瓦匠,不是因为她家住楼房,而我家住平房。而是她有一张妈妈的照片,而我却没有。

逼着爸爸翻妈妈的照片。几乎把柜子翻过来才找到装照片的一个旧信封。可是信封和照片都长了白毛,潮湿使得照片粘在了一起,已经分不出哪张才是妈妈的照片了。我含着泪水瞪着爸爸。妹妹在一旁小声哭。爸爸显出了十分的伤心,他背转过身去。我知道,爸爸也是两眼泪水……

 

从春天到夏天,我有了最好的事情可做。每天上学放学我可以四次看到那幅画,它像妈妈,我把它看成了妈妈的照片。每天看着它挂在那里我才能放下心,我怕有一天它会突然消失。

我是富人了,我有了八块钱。我可以拥有那幅画了,只有拥有那幅画,天天看着那幅画,我才能停止我的揪心。我冲进工艺美术服务部的大门推开几个顾客,挤到了柜台前。

我说买那幅黑衣女人的画。

柜台里的阿姨看着我放到柜台上的一堆零钱直发呆。

我说阿姨你听到没有?就是挂到窗子上面的那张忧伤的画。

她说这是多少钱,这么一堆?

我说是七块八角钱。

她笑了,像吃了甜瓜似的笑得很开心。

她说不够。你没上过学吗?价钱都不会看,是七十八元不是七块八。

我懵懂地瞅着她,这可得爸爸两个月的工资才能买下啊。我突然有种要撒尿的感觉。她把零钱向我面前推。

我说你记错了,我上学了我是班长,我看清楚了是七块八,小数点是点在七和八中间的,不是七块八是多少?阿姨你卖给我。

她说是七十八元,这幅画只有一幅是精装装饰画,是个人放到这里代卖的。怎么能是七块八,小孩子瞎胡闹,快走吧,钱够了再来。

我急得揪心,我恼火了。

我说你才没上过学,七十八为怎么写成七块八?我攒了两个多月才攒够了八块钱,阿姨你卖给我好不好?

她说你再攒钱啊,阿姨帮你留着。

我知道她不过是戏弄我,拿我寻开心,她的眼神告诉我是寻开心,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放假了,由于白梅家离我家很近,老师把她分给了我,我们俩是一个学习小组。我得帮她补课。

可是我没心情帮她补课,又不得不帮她补课,我和她是朋友啊,我还得到处想法挣钱,还得去盯着那幅画,更要去讨好那个阿姨,我给她送开水求她帮我留着那幅画,我每天以焦虑的心情惦念那幅像妈妈的画,这是我的一个秘密,我的一块心病。

一斤碎玻璃五分钱,破纸是一角钱,如果拣到铜丝子就好了,一斤能卖一块五角钱,我的拣破烂记账的小本子被妹妹发现了,妹妹给了爸爸。爸爸仔细算计了个总数,爸爸对我说,好儿子啥时候给爸装酒喝啊,你挣了七十块钱了呢。

我先是吃惊,当看到爸爸冲我眨巴眼睛一脸慈爱之情我就笑了。

我说我要买一样让你们都高兴都喜欢都思念的东西。明天是妹妹过生日,明天就买。

妹妹说是呀,是呀,我过生日了。白梅姐姐说明天送我礼物呢,爸爸怎么还不天亮呢?

我比妹妹还心急天亮,天亮了我就可以把妈妈的画像买回来了。我和妹妹一遍一遍地数我的一个假期的劳动所得,那是一大堆零钱啊!钢镚同钢镚碰到一起发出的声音,既清脆又悦耳……

可是我太兴奋了,快到天亮时我才睡熟。当妹妹叫我起来时已经八点半了,工艺美术服务部已经开门了,我没有吃早饭,没有洗脸。我像抱着最珍贵的东西那样抱着书包向前跑。书包里的零钱可以换回我的最珍贵的思念。焦急的惦念、急促的奔跑,使我一次一次生出撒尿的感觉。八点五十分我赶到了。我喘息着冲进去。

我说阿、阿姨,我钱够了,我买画。

她说好啊!给你留着呢,那幅画已经挂得很旧了,阿姨笑着说。

我觉得当时她美丽极了。

我说不要紧,你不是说只有这一幅吗?我就要这一幅。

阿姨说你以后还给阿姨送开水喝吗?

我说还送,真的!我感激你帮我留画。

阿姨突然脸色变了,我的脸色也变了,那幅画不见了。

阿姨说小李这孩子要的画呢?

一个圆脸丑姑娘说:卖了,刚才卖了,谁叫他不早一点来呢……

我“哇”的一声哭了,一股热流顺腿流下来,我失禁了。

我大吼我恨你,我跑出去。阿姨在后面喊我我没理她,我的心情痛苦,无比失落,心里空荡荡。

我想,妈妈你在我心里……

 

现在,那幅画就悬挂在我的书桌上方,我和白梅合影的边上。

那一天是白梅早一步买走了那幅画,并送给我们一家子做礼物。我的行动早被她看到了眼里,她让我吃惊,让我惊喜。我在那幅画的爱护和陪伴下度过了初中、高中、大学。直到我们有了家才把它请到了墙上,我要永远留住它。

静寂的夜晚,我在灯下望着睡梦中浅现笑靥的妻,回想着早年的甜蜜与苦涩,我冲动起来。

我真想,我想说……

我小声叫妻,妈妈!

我热泪盈眶,注视着那幅画。

我说妈妈你在我心里。

永远……

 

 

 

 

 

 

 

 

  评论这张
 
阅读(4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