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文的火眼金睛与天罗地网

微信号zuowenba18阅读缓解焦虑,写作疏散抑郁,真正突破是调整脑神经细胞!

 
 
 

日志

 
 
关于我

天下英才立志书院秉承孟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思想,以弘扬传统文化,传播道德智慧,培育未来精英为宗旨,培养儿童阅读兴趣并爱上阅读,打好母语阅读的底子。 研究式作文学习导师李永强研究员为小升初学员提供博士课程选题,化讲李白、韩愈、范仲淹、苏轼、王安石等名家名篇,帮孩子形成独特文字个性与生活态度,靠近古代文豪的精神意境,从而为少年儿童植入未来博士成长基因,以阅读陶铸文心吐纳人生气象,以作文雕刻未来打造生命格局。 “感恩、宽容、忏悔、勤勉、乐观”是李家先祖传承下来的“人生兵法”,也是天下英才立志书院的校训。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2010-09-04 20:57:22|  分类: 教育理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毛毛虫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读冷崇红《憧憬那样的语文》有感

              重庆市九龙坡区含谷小学二、(1)班   谢 彦(网名 毛毛虫)
                 邮编:401329   电话:023-65731240  QQ:307659299
                              
    今日,考完了职称计算机考试,“邋遢”了一下午,凌晨登录冷崇红老师的QQ空间,读到了《憧憬那样的语文》(
http://26172529.qzone.qq.com/blog/1237552795?ptlang=2052),心生感慨。

    冷崇红老师是我在重庆市教师基本功大赛时相识的,当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的姓-----冷,这个姓氏的确很少,可能也是稀物为贵吧,我深深记住了这个名字。后来浏览了冷老师的个人网页和空间,给我一个印象----冷老师并不“冷”,而是很“热”,对生活的无限热爱,特别是那张举着小花手帕,翘起嘴角微微一笑的照片,举手投足,小家碧玉,无不彰显贤妻良母的风采。

    上周星期五下午参加了在巴福小学召开的课题组第七次研讨,以为只是一般的个人总结,加之天气有点闷热,所以没有郑重其事地带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但没料到本次研讨会收获却颇丰。“老师不要做拉船的纤夫,要做生命的放牧者。”祝主任很爱读书,每次研讨,祝主任总能给大家一些启迪性的话语,而“生命的放牧者”这句话仿佛有了更大的魔力,不仅是给在座的学友耳目一新的感觉,更是给了毛毛虫更多的思考,这句话让毛毛虫感受到的是迎面而来的一股凉爽的清风-----湛蓝深远的天空里飘着软绵绵的云朵,天底下是一望无际的辽阔草原,羊群在溪流边一会悠闲自得地埋头吃草,一会在草地上撒着欢,放牧者骑着马儿,吹着响亮的口哨,满足地看着自己的宝贝羊儿……(冷老师语)看着冷老师勾勒出的如此美丽的语文意境,毛毛虫想到了自己在开学第一天上的《找春天》一课(课堂实录
http://www.cqteacher.cn/blog/u/xieyan/archives/2009/13838.html),自由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不再受到教室的局限,一种无墙的课堂,老师不再是师道尊严的夫子,而变成了手拿牧笛的小牧童,吹起悠扬的小曲,随着牛背的一起一伏,笛声也是抑扬顿挫,张弛有度。这样的语文才是真正的“大语文”境界。

    但是反观我们的课堂,有多少老师能够真正的做到----放牧,真正做到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到“放牧的心态”。曾经在《少年先锋报》上读到美术特级教师李正火老师的博客《无墙的美术课》,美术课上李正火老师带领着孩子们上山下坡,来到田间地头,深入乡村集镇,寻找美术的民间文化元素,激发孩子的创作热情,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是我们能够做到这些吗?-----不能!说这俩字的肯定是学校领导,原因是什么?也是俩字------安全!一把悬在老师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谁敢动这把剑,谁就会自掘坟墓。是啊!现在社会环境复杂,危急时刻,又不是老师一人之力能够阻止和干预的,出了事,谁负责,既然负不起责,那就只好和“放牧”说拜拜喽!笔者写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今日参加计算机考试,碰到一位曾经在我含谷小学念过书的校友,现在已经是天宝学校的一名体育教师了,他回忆当年孩子们去春游的故事,全班同学徒步从学校走到歌乐山森林公园,要走仨小时,一路上,只有一位老师相陪,大家说说笑笑,既锻炼了身体,又亲近了大自然,一路上何来安全事故。这位老师的话,也勾起了毛毛虫对以前那个纯真年代的回忆。也许有的老师会说,此一时,彼一时也,是的,外出安全事故经常见诸报端,负责老师除了赔偿高额的费用,还有被停职处分、诉诸法律的危险,想一想,现在谁还敢冒这个险。还记得在上口语交际课《春天在哪里》时,刘崎岭同学的一句话让我无言以对----老师,我们应该到教室外面去上这一节课。孩子,谢谢您的建议,老师正在努力让你们走到教室外面去。

    其实,我们每一位老师又何尝不想徜徉在这样的语文教学中呢?在冷崇红老师这篇日志《憧憬这样的语文》后面,有一位“采菊东篱下”的网友这样留言道:“看过吴非老师的《不跪着教书》,喜欢他说的那句大实话:“就我们国家目前的经济状况和国民素质,我们只能,也只配用目前的高考制度。”所以,高考制度不改,我们小学教师的教学理念和方式就无从说起,家长不允许我们去“放牧”他们的孩子....所以,只能如此了!”一个“只能”,一个大大的感叹号,显现出的是我们一线教师的三无-----无奈、无助、无力。难道,我们只能随波逐流吗?毛毛虫也想说一个词-----不!曾经有科学家做过调查,世界上最长寿的职业有哪些?最后的结果是“牧师”和“画家”,当被问及原因时,科学家的解释是两个字----心态,从事这两种职业的人,心态是最放松的,他们每天不用收到作息制度的约束,而是非常自由闲散地支配自己的生活。冷老师日志中写道“每个工作日我感到的是疲惫,马不停蹄地劳作,无休无止的劳作”,这正是我们中国内地教师生活的真实写照,谁来真正关注我们教师的生存状态,减负,减负,谁来为老师减负???不能靠别人,只能靠自己。想到课题研讨会中,祝主任给了我五分钟时间,让我谈谈自己的想法----书包不回家,市教委明确规定低年级孩子一律不布置书面家庭作业,但是真正落实的学校,我在九龙坡还没有听说过。我为什么不能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呢?-----我对孩子们说:“孩子们,从今天开始,我们不做家庭作业了,老师要你们回去打‘生字太极拳’,做‘生字小卡片’,明天我们来玩‘生字卡片游戏’。”孩子们一听,欢呼雀跃,像过年一样,“老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老师还有一个要求,你们上课一定要认真哦,谁最认真,谁就可以不做家庭作业。”孩子们在课堂上更认真了,小鬼们一个个坐得比平时更端正了。

    此话一出,在座的黄小琴老师予以反驳----你不布置家庭作业,当天的生字教学任务,如何落实,如何做到人人过关。我微笑着说:“但凡是改革,总会有风险,我会做好失败的心理准备。”祝主任说:“这样的话,孩子岂不是成了你的试验品了。”我说:“那我们的每一轮新课程改革,难道不是在实验吗?课改小组组长温儒敏教授说孩子们作业越来越多,越来越不爱学习,本次课改几乎可以宣告失败了。我们的课改失败了,谁又来对孩子负责呢?”我们三人的一席争论,引来了大家的思考,坐在我身后的巴福小学的老师也是窃窃私语,看来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现在,国内的教育的确还是以分数来评价一个孩子的,还是以班级的优生率,学校的升学率来衡量一个老师的工作业绩的。这个没办法,大环境如此,学校领导、教育局顶头上司、学生家长要的就是这个分数,我们老师只能选择服从,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让家长满意,让领导满意,让社会满意,唯独没有“让孩子满意”这一条。为了这个分数,多少老师加班加点地给孩子辅导,多少家长处心积虑地让孩子上名目繁多的补习班,老师喊累,家长喊难,学生喊苦,没办法,还得继续“熬”,这日子,学生和家长还能熬到头,但老师熬到何时是个头啊?一年一年,每年都重复着相同的工作,难怪职业病----教师倦怠症应运而生了。

    毛毛虫的骨子里从小就心生叛逆,总是跟别人的想法不一样。很多时候,毛毛虫也在想:为什么会这样,明明知道应试教育是不对的,为什么还要这样搞呢?想不通,想不通就想不通吧,但是我不想被那根“指挥棒”牵着走,毛毛虫有自己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毛毛虫就不信春风唤不回。但是现阶段,毛毛虫还要忍,毛毛虫的观点是:分数,咱要(纤夫),但是,心态要放平稳(放牧),教学改革不能停,一旦自己做出了成绩,那就会让领导信服。古往今来,每一个改革先锋,不都要经历死去活来的过程吗?如果我们的老师能够做一个放牧的“纤夫”,那也能称之为鱼和熊掌兼得了。总有一天,毛毛虫会逆流而上,打破坚冰,成为中国教育界的“叶永烈”,毛毛虫坚信我们祖国的教育一定会有春天到来的那一天。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 毛毛虫 - 微  笑  是  一  种  力  量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 毛毛虫 - 微  笑  是  一  种  力  量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 毛毛虫 - 微  笑  是  一  种  力  量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 毛毛虫 - 微  笑  是  一  种  力  量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 毛毛虫 - 微  笑  是  一  种  力  量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 毛毛虫 - 微  笑  是  一  种  力  量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 毛毛虫 - 微  笑  是  一  种  力  量     做 一 名 放 牧 的 “ 纤 夫 ” - 毛毛虫 - 微  笑  是  一  种  力  量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