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文的火眼金睛与天罗地网

微信号zuowenba18阅读缓解焦虑,写作疏散抑郁,真正突破是调整脑神经细胞!

 
 
 

日志

 
 
关于我

天下英才立志书院秉承孟子“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思想,以弘扬传统文化,传播道德智慧,培育未来精英为宗旨,培养儿童阅读兴趣并爱上阅读,打好母语阅读的底子。 研究式作文学习导师李永强研究员为小升初学员提供博士课程选题,化讲李白、韩愈、范仲淹、苏轼、王安石等名家名篇,帮孩子形成独特文字个性与生活态度,靠近古代文豪的精神意境,从而为少年儿童植入未来博士成长基因,以阅读陶铸文心吐纳人生气象,以作文雕刻未来打造生命格局。 “感恩、宽容、忏悔、勤勉、乐观”是李家先祖传承下来的“人生兵法”,也是天下英才立志书院的校训。

网易考拉推荐

让生命在宗教情怀中重新诞生—评曹文轩《根鸟》(徐妍)  

2010-09-16 03:13:08|  分类: 通心式阅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文轩的小说《根鸟》作为一个敞开的空间,具有无限的解读性。你可以视它为一个飘忽的梦,在这个放逐了梦想的世纪末,这样的解读至少能慰藉心灵的虚空。你也可以视它为一种少年青春期的恋情的萌动,在今天这个少年老成的时代,这样的书写至少能激扬起生命的激情。你当然还可以视为一次灵魂化作飞鸟后在空中的漫游,在灵魂日渐堕落的昏黄的时刻,这样的飞翔至少能追忆起人类原初的翅膀。你当然还可以只视它一个纯粹的文本,在文学不知何时竟与市场达成契约的当下,这样的写作无疑意味着一种悲壮。也许,你还可以开辟更多的解读路径,因为面对一部如此丰富意义的作品,无论从哪里进入,都会在路上看到不同的“风景”。然而,倘若你仔细感受便会发现,无论这些“风景”有多么不同,都言说着一种生命哲学的沉重,即这些路径无不通向一个虽杂草丛生、道路曲折,但终冲破死寂、走出迷离的生命的天启。更确切地说,《根鸟》就是世纪末中国的天路历程,正是由于它对生命至深、至诚的宗教情怀,才产生了经久的震撼与感动。
    一、 现代人的生命哲学经典
    进入《根鸟》,你必得穿越它的外部情节。它似乎在讲述一个纯属虚构的故事:一天,14岁的根鸟在一座生命仿佛绝迹的老林打麻雀。从上午到下午,他连一根鸟的羽毛都没发现。然而,就在他因疲倦而精神涣散时,一只白色的鹰重振了他的生命。于是,根鸟便听凭生命的召唤而承担了一种神圣的使命:寻觅那个开满百合花的大峡谷,去拯救那位因到悬崖采花而坠落的紫烟姑娘。从此,这位少年历尽辛苦、吃尽磨难。终于,当他通过了这条道路上的所有考验——饥饿、孤独、遗忘、爱情、庸常、欲望等,而真的抵达了梦中向往的地方时,他却发现:紫烟姑娘永远都是一个虚妄之梦。但小说至此并没结束,甚至可以说,它在结尾处才刚刚开始,因为只有在结尾处,你才会与根鸟一道回望这条充满了种种诱惑与荆棘的苦行之路,进而与根鸟一同在太阳的沐浴中参与生命的重新诞生。也只有在结尾处,耀眼飞翔的白鹰与峡谷里幽幽绽放的百合才会作证:一个正在坠落的肉身在坠落的深渊里再度看到了天空中飞翔的翅膀与神圣的殿堂,一个四处漂泊的心灵在幽深的峡谷中终于追忆起那个离得太久、险些遗忘的家乡,一个即将全无意义的生命在号啕大哭中回返了原本属于它的庄严与神圣。
    所以,《根鸟》实际上不是在讲述故事,而是在故事的叙述中重建生命的根基,并追问生命的意义:生命究竟赖何为生?栖居何地?这是作者曹文轩在灵魂漂泊的世纪末中国始终挥之不去的主题。在他其他的小说《草房子》与《红瓦》里,他曾将希望寄托于永恒的古典家园。在一篇名叫《乡野》的散文里他断言:“人若是能得这一片乡野,他就没有理由不活着,就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1)由此,他痛惜现代人对于古典家园的背弃:“小说已失去了古典的温馨与温暖。小说已不能再庇护我们,慰藉我们,也已不能再纯净我们。我们在那些目光呆滞、行动孤僻、对周围无动于衷的现代形象面前,以及直接面对那些阴暗潮湿、肮脏不堪的生存环境时,我们有的只是一种地老天荒时的凄清与情感的枯寂。”(2)那么,面对这一现代人生命深处的恐惧与颤栗,古典的家园是否能拯救现代人宿命的悲剧?曹文轩从不轻易乐观,相反,他的永恒的古典家园时刻笼罩着无法摆脱的悲剧感。即便是对于“幻”这样具有经典意味的古典美学空间,也弥漫着现代的荒谬感。根鸟千辛万苦抵达寻梦的终点并没有见到紫烟姑娘的面,也许从一开始,这个拯救紫烟的悲壮行为就只是一个包含着现代荒诞成分的梦。也许从一开始,曹文轩就心怀着一种忧伤而迷茫的目光。“对于人类而言,时间是至高无上的,由它构成的一座循环往复的迷宫,使所有的价值在这里失去确定的位置,人在其中与万物一样受损:人是偶然性的玩物与牺牲品,人在相信某种必然时,却总是被偶然性所嘲弄,所突然地颠覆,任何个人努力,任何一个周密的计划,都会在偶然性面前变得一文不值或根本不可能实现。(3)可见,曹文轩尽管痴迷于古典的梦幻, 甚至将这个梦幻视为一轮“金色的天体”,但他依然像坚守着永恒的古典记忆一样,坚守着一个现代人必得承受的理性判断。也正是由于这一点,他在《草房子》与《红瓦》中,一面追忆那飘逝的梦中的风景,一面又亲自作别了那些远去了、永不再现的风景。虽然心痛,但他不想给予这个已经虚空的世界一个虚假的慰藉。这样,他在走进《根鸟》后,命中注定将沿着古典与现代相交织的道路,继续攀登上一道思想幽深的峡谷或一座思想高耸的山峰。而逐梦至深渊或山巅,不是为了欣赏或坐忘潺潺的流水或飘逸的云烟,而是为了直视生存的尴尬与苦难。由此,《根鸟》实际上成为了一部现代人生命哲学的经典。
    而且,在《根鸟》中,有一点格外动人。它在让现代生命接受形而上的灵魂拷问时,没有因为灵魂的不断追问而坠入玄学的宫,更没有因为关注形而上的问题而放弃古典的美学。它依然与《草房子》、《红瓦》一样,给予现代人一种思想的美感的力量。也可以说,《根鸟》与它的主人公一道还承担着探索一直索绕于作者心中困惑的职责:形而上的思想是否可以与古典美学相结合?《根鸟》与它的主人公终于在与“峡谷”、“白鹰”、“百合”“云烟”等古典美学原型意象的重逢时相遇了现代的形而上思想。这条隐形“线索”,与主要线索——生命哲学一道同样值得庆贺,因为在这条隐形“线索”的深处,同样在以令人感动的方式思考着:这个古老国度的人们,将以怎样的生命形式生存下去?
    二、 对古典美学的宗教情怀
    进一步说,《根鸟》在实现了古典美学与现代主义哲学的结合后,并没有沿着现代主义中的一条时髦之路——一味地冷漠下去,而是就此打住,另辟殊途,沉入灵魂,开始了一项神圣事业的冒险,也许,意味着真正的救赎。在《根鸟》的内部,让宗教之光照亮枯萎、困惑、麻木、死寂的现代人的生命深处。其实,曹文轩和许多现代主义者一样,也许,比一般意义上的现代主义者更能理性地意识到生命本身的虚无性。但意识到虚无,在他看来,只是一个起点,真正要解决的问题是现代人应该怎样面对虚无。《根鸟》的写作就是出于怎样面对虚无的解答,而不是仅仅指出虚无。曹文轩作为“一个理性上的现代主义者”(4)当然不会相信某种确切的解答,但他毫不怀疑、甚至虔信“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乃至整个人类,倘无宗教情怀,是很难维系生存的,或者说,是很难使这种生存提高质量并富有美感的”。(5)因为'“人不一定必须皈依某一名目的宗教,但人却必须要有宗教情怀”。⑥这样的信念在世纪末中国可谓是孤独得惊人:它既没有不合国情地把宗教夸大为中国魂,也没有屈服当下现状而解构生命的根基——信仰,更没有盲从西方现代主义的悲观主义哲学。概言之,曹文轩是以一种深深的古典主义情结来追问并重建中国人的生存根基与方向,就是说,他的宗教情怀始终建立在古典美学的根基上,或者说,作为一位学者,他在以一己之力来提升中国人的生存质量与生命质量,由此,《根鸟》以文学的方式超越了文学的空间与文学的力量。
    更确切地说,与西方基督教的教义迥然不同,根鸟西行的动机不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基督殉道精神,而是仅仅为了复活一个救赎他的古典的梦想——正是这个解救紫烟姑娘的梦想解救了一个年轻但却凋萎的生命。同样,与基督教的殉道者形象也不相仿,根鸟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正是在这一新型的平民身上,寄托着作者对未来的希望。尤其,与基督救的殉道者抵达的终点——十字架上的复活更不一样,根鸟再生的地方是“正飞满橘红色的晚霞”的古典天空。可见,在生命复活的起点与终点,曹文轩抵御了以欧美文化为中心的“全球一体化”的强大冲击而固守着本民族文化的土壤。但是,这种固守决非保守,可以说,所有的词语在他的字典里都归结于“现代性”这样的深邃目光。所以,尽管起点与终点不同,过程却何其相像。于是,在曹文轩的哲学词典里如是注释:生命的过程固然虚无,但虚无不是虚空。生命,无论多么短暂而普通,从降生,就应该热爱梦想,拒绝平庸,向往圣洁,追求崇高。这是生命的根本要义。因为这一根本要义,基督教以外的世界也注定要历经基督教圣徒式的苦难;因为这一根本要义,在一个古老的国度里,“俗家”生命必然会为了寻找自己的根性——现代人的古典天空而崇拜苦难,直视悲剧。由此,“根鸟”这个名字才可以这样被猜想:现代的中国人,只有寻觅到了血管里的根性的古典之源,才可以重新化作现代天空中的白得耀眼的大鸟。这样,根鸟西行之路注定了要遭遇种种磨难,也注定了会走出磨难。因为曹文轩认定:在一切皆荒谬的现代人观念里,追寻古典的理想与追寻宗教的信仰一样艰难;但在一切皆虚无的现代空间里,必定还存在着与宗教一样永恒的信念流淌在人们心间。所以,曹文轩一方面决计不让根鸟见到紫烟的面,让梦幻般的紫烟永远地归在梦幻里;另一方面又让根鸟终于重逢了久别的家园古典美学家园——这一美丽动人的“宗教’’,让沉睡的生命在此处醒来。而且,这种通过苦难去从虚无中建立生命的存在,以失败的行动去获取生命本质的崇高悲剧精神贯穿整个追寻的历程。
    从第二章青塔到第五章莺店,根鸟完成了崇高悲壮的寻梦之旅,至此,我们或许才可以悟得大峡谷的隐喻:它,隐匿着生活在这块古老土地上的现代中国人的信仰;它,幽幽地散发着百合式的古典芳香,让苦行至此地的中国人重新插上白鹰的翅膀;它,即是流浪百年的中国人寻觅许久的现代栖居之乡。至此,我们终于可以参破曹文轩反复借人物之口的咏叹:“往前走吧。这是天意。”一种宗教般的情感与思想在普通人的心灵里反复地穿行、流淌、回响。

  评论这张
 
阅读(3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